8.0

2022-08-31发布:

一夜情不够 我们多夜情吧

精彩内容:

Contents

  高中時期,其他朋友不亦樂乎投身早戀行列的時候,我還沈迷于電子遊戲。大學同學雙雙成對的時候,我忙著掙錢養活自己和我的寵物LUCKY。畢業後,在每個工作單位我又是年齡最小的男性,絲毫沒有發生浪漫的資本和機會。慢慢的變成了一個24歲的處男,習慣了扮酷,也習慣了看著A片手淫,習慣在女孩面前當個正經人。

  終于有一天,我在一個我曾經看不起的蕩女面前,冷靜的說出了“**了你好嗎”,我才結束了可憐的處男生涯。那天晚上,我覺得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女人都是喜歡不要臉的男人啊!走到鏡子前,發現幾年的時間,我已經從一個娃娃臉的少年長大成了還能一看的帥哥。我清楚的記得那天早上,我對自己說----------投身慾海吧,淫蕩生涯開始了!!

  對女人的心思敏感一些,臉皮夠厚些,長的好看點,性格陽光點,確實也構成了對很多女人的殺傷力,雖然有過一些失敗,但不斷的成功總讓我對自己感覺良好。上一次的成功又適時的給了下一次行動的心理優勢,人不得不承認,越成功越容易成功,越失敗越容易失敗。

  這年7月的一天,我的同事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要給我發個漂亮姑娘,我回了電話,問是什幺類型,什幺背景?我的同事說,那姑娘是他的網友,交往有半年了,終于在上個星期拿下,爲報答我代他加班之恩,他和那姑娘說我是個好玩伴,要我自己打電話給那姑娘,剩下的事情就看我自己了。這家夥以前也給我介紹過幾個妹妹,我對他的品位是很不屑的,所以放下電話後很快就忘記了這事情,心想還是自己到酒吧去混一個週末好了。

   092940rtgzr0gr1k7iuqzi.jpg

  晚上9點,我正在酒吧和一個剛認識的妹妹聊天。手機短信息提示響了,開了一看---"你是斷翼嗎?你怎幺不給我打電話啊",我心裏很納悶,手機號碼不是我熟悉的,但萬一得罪一個不太熟悉的朋友也不好。我就回過去問-----你最近好幺,我在酒吧呢。過了一會,短信回過來問,你在哪?我回是在叁裏屯,又告訴是在南街的生于70年代,對方接著說也在南街呢,在離我這裏很近的鄉謠,我說那你過來吧,我請你喝酒,過了5分鍾,對方發短信問我穿什幺衣服說已經在生于70年代了。我猜可能是QQ上哪個網友妹妹,今天興致高想起我來了,想畢,站起來大聲喊-------我是斷翼!誰找我?

  酒吧門口的一個妹妹笑著向我走過來。當時我的呼吸就停止了。這妹妹穿一條牛仔短褲,一件廉價的T-SHIRT,長頭髮,沒化裝,清秀可人,正是我愛極了的那種類型。坐下來要了一杯紮睥後,妹妹笑盈盈的對我說--我是布丁的網友,你怎幺沒給我打電話呀?我才明白過來,心裏暗罵我那個委瑣同事:你他媽真是癞蛤蟆吃了天鵝肉!身邊那個馬子一看對手太強大,知趣的撤退了,臨別還不忘惡毒地親我一口。

  妹妹告訴我她叫HALEN。才從北京XX學院畢業,正在找工作,我怎幺看也不像是能和我那同事上床的那種女孩,無論氣質和談吐,她也不該看上那種家夥,心裏又暗暗可惜了一把。妹妹說第一眼看我就覺得我像她在學校時候的初戀男友,現在覺得行爲和說話也很像。我最討厭有人說我和誰誰誰相像了,于是告訴她,我肯定比她那個破爛男友要壞很多。她微笑說她早看出來了,HALEN笑的時候右邊有一個很深的酒渦,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以至于我在酒吧裏就有和她擁吻的沖動。

  在酒吧,我們亂七八糟聊了很多,但沒提一句成人話題。其實我也在想:今天能不能順利拿下,就地正法?剛好鄰桌有個人要了一杯特飲,好幾層顔色,喝的時候還點上了火。HALEN很好奇,我說那我請你喝一杯吧。找老闆要了酒單,HALEN的手指猶疑了好久,最後在--去你那住--停下了,用兩只大眼睛徵求我的意見。我心裏暗歎了一口氣,這種叫去你那住的特飲是這裏最貴的特飲,但又讓男孩不得不心甘情願地爲女孩買這種酒。生于70年代的老闆可真TMD會做生意啊!罵歸罵,我還是毫不猶豫地讓酒保調了一杯。

  酒端上來了,看的出來,HALEN喝這種雞尾酒很不熟練。燒壞了叁根吸管才喝完,證明了她是個不經常出來混的女孩。想到這,我又把那個同事罵了一把。特飲就是特飲,老闆也沒吹牛,5分鍾後,HALEN的臉就紅的可以滴出水來,說話的聲音也至少大了20個分貝。我一看時候差不多了,就說我們走吧。她猶豫了十幾秒鍾,堅決的站起來大聲問我------是去你家幺?周圍人都微笑地看著我。我趕快摟著她說,妹妹,去你家和我家一樣,都行。她又用那種可愛的聲音大聲說---還是去你家吧!我男朋友在家呢!這下周圍人可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們兩個了。我用最快的速度扶著她出了酒吧,簡直象逃離戰場一般敏捷……在回家的出租車上,HALEN慵懶地趴在我懷裏,喃喃不休的說,你是不是他的哥哥啊,你怎幺和他那幺象啊!說實話,再可愛的女孩爛醉後,對男孩的殺傷力都減少了至少30%。何況我從小到大都習慣被別人照顧,本想浪漫激情一個晚上,誰料弄巧成拙,現在居然變身成男保姆了。還好妹妹沒吐,我撫摸著她的長發,輕輕在她胸口搓揉,突然有一種希望這車開一個小時不要停的慾望,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妹妹,不知不覺開始了培養我對女孩的耐心。

  在上樓的電梯上,和我最熟的電梯女司機微笑著問我,又一個表妹啊?我笑笑,挺直腰板說,今天你猜錯了,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HALEN一身短打扮的夜行服並不難清除,難的是給她洗澡,想起以前爲女朋友的貓眯洗澡讓我時常怨聲載道,給一個醉倒的漂亮妹妹洗澡可比那高尚和辛苦好多倍。HALEN的身材很好,和我有過一腿的妹妹沒有一個人有她那樣漂亮的長腿,而且她的皮膚很年輕,在明亮的燈光下甚至可以看到臉上細細的絨毛,可惜是小腹上有一個刀疤,估計是在成年後做的闌尾手術留下的記號。她的胸部並不大,是那種青春的檸檬型,如果不是努力爲她洗澡,我真願意用舌頭在她身上每一處都留個記號。

  看到HALEN在我的小地鋪上甜美地睡去,我又累又困,從書架上翻出一本由貴香織理的----天使禁獵區---開始看,一邊盤算著如果面對早上清醒後的妹妹。一般來說,錯過了氣氛最好的時間段以後,妹妹對你是恐懼的,甚至從這裏出去後連你的電話都討厭接。對我這樣擁有一顆標準禽獸心靈的色狼來說,放過了這個妹妹,只怕我會連續十天都提不起精神,胡思亂想著,我也倒在地鋪的一角沈沈睡去了!

  做夢了,夢見我的嘴和舌頭在妹妹青春健康的身上遊移,但皮膚怎幺感覺很怪,嘿,怎幺還有菜香味啊?我睜開眼睛,看到妹妹蹲在我面前,正用筷子夾著一個煎好的荷包蛋在我嘴邊晃動,雙眼調皮地看著我笑呢!我不吃早餐已經很多年了,兩個荷包蛋和兩片烤好的面包讓我覺得那些已婚漢子沒我想像的可憐。我伸手抱住妹妹,在她耳朵邊輕輕的說,你昨天藉著酒勁把我強姦了,今天你怎幺賠償我啊!妹妹紅了臉,說你真是很壞,我哪裏怎幺樣你了嘛。我左手把她抱地更緊,右手從她的衣領處伸了進去,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凶巴巴的說,那我現在就怎幺樣你,怕不怕?妹妹紅著臉睜大雙眼,突然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說,你想怎幺樣我都願意。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妹妹比我想像要開放得多,但是功夫委實是非常差勁,全靠我這個老手連幫帶教,我們那天才盡興。我們甚至把全身塗滿嬰兒油在地鋪上做愛,A片裏受過的培訓內容我們一遍一遍的重新複習。那天上午,我們像瘋子一樣的來了6次,精疲力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妹妹拉著我洗了個鴛鴦浴然後說她要回去了,手機一直關機估計男朋友該瘋掉了。我說你怎幺解釋,她說那是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試探著說那我們電話聯繫吧,她在門口輕輕穿好鞋子,對我堅定的說,你以後不要給我打電話了!在我的心還沒涼到硬的時候,她又狡猾的笑著說,不過我想你的時候一定會給你打電話的!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妹妹又想我了啊?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你生下來就注定要被我糟蹋的哈哈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因爲我帥而且能力強啊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妹妹你的手機是不是有問題啊?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餵,你到底怎幺了?

  ---爲什幺會認識了你!

  ---……

  連續的短信息讓我在CS大戰中分心不已,本是高手的我如今淪落到連最菜鳥的老金都可以拿刀讓我爆頭。最重要的是,我發現我開始在乎一個只是大家互相HAPPY的陌生妹妹。我心亂如麻,沖進公司的洗手間,用冷水澆灌有如漿糊的腦袋,不停的說,你可是情聖,是禽獸,是一頭遊弋在北京夜晚的超級色狼!動心只是短暫的,感動只是短暫的,回家睡覺,明天起來一定把這亂七八糟的破事都忘記,沒問題,沒問題,沒問題,大不了,不回短信,不接電話,以後再也不見她了!

  接著幾天,我開始對她的短信無動于衷。也很奇怪,她只是不停給我發短信,一次電話都沒有給我打過。我的感覺好多了,爲想不起來她長相的細節而高興,開始很有興致的調戲同一個辦公室的女同事們。我講黃色段子的頻率甚至一度超過了公司號稱黃品源的大頭,在妹妹們表面噁心暗地迷戀我的意淫中發洩著過剩的征服欲。晚上就在DISCO,或者SINA網和北京的大大小小的酒吧晃悠。毫無疑問,最近狀態及其糟糕,連續犯了好幾次低級錯誤,讓幾只快到手的小鳥飛走了,真是越失敗越容易失敗。幸好我的工作還算出色,最近我帶著我的TEAM又出色完成了一單CASE,高層爲我們的TEAM開了一個酒會,讓我的虛榮總量沒有下降。

  又是一個週末,快下班時我在SINA的CHATROOM裏吊到一個自稱美女的妹妹,花20分鍾搞了搞網上激情。她給了我她的手機號碼,我十分流氓地在電話裏叫囂著要對方洗乾淨等我,對方也毫不示弱地叫我多準備幾顆偉哥,說要我爲她精盡人亡。誰怕誰啊!我心裏想,我的慾望那幺旺盛,說不定我的血液裏就有偉哥的成分。不行,這可是個秘密,要讓諸多內虛的漢子知道,還不得把我的血放幹啊。消失了一個星期的自信又回來了,走出公司門口的時候,我對著玻璃門梳理了一下頭髮,對自己說,你真是一只勇猛的禽獸。

  DISCO人聲鼎沸,人人都像抽了風樣搖頭晃腦。我奸詐地用著最節省體力的動作優雅的配合著剛認識的這個姐姐,她大我一歲,在我的堅持下仍然喊她妹妹。真正有女人味的女人雖然也會欣賞那種活力少年,但相信在一起HAPPY的時候,沒有哪個女人願意負擔起當姐姐的重任。雖然時下流行姐弟戀,可還沒開始流行姐弟瘋的。想讓女人接受你,在不讓她在你面前高傲的同時,還需要不讓她在你面前自卑。我習慣在比我大的女性面前仍然以情哥哥自居,屢試不爽,經常感動得那些姐姐們以身相許。

  褲兜裏的手機一陣一陣在痙攣,我知道我的未看短信息至少是10條了,管它呢,今天我鐵了心不讓任何事情來破壞我的好事。正好開始慢舞時間了,我一把摟住我今天的女人,左手攬著她的腰,右手輕輕的摩裟著她的後頸。隨著舞曲的節奏慢慢晃動,她一手扶著我的臀部,一手插進了我的上衣開始撫摸我的胸膛,我想是時候祭出我的熱吻必殺技了,偏生討厭的手機又開始長時間的抽搐。是電話進來了,而且一遍又一遍,毫無體諒我的意思。我想該不會是公司找我有事吧,老闆的電話不接可不太好,我雖然桀骜不馴,但可不想丟了這份我奮鬥兩年積累的前途。拿出電話一看號碼是東區的,我猶豫了一下就在舞池裏接了。(斷翼,你怎幺不接我電話)哎,我開始後悔,好在很快反應過來,開始裝著信號不好聽不到,大聲喊了幾聲--餵,餵後。我果斷的挂掉電話,關機,然後摟著姐姐開始狂親。

  從那個姐姐家出來已經是淩晨叁點了,有經驗的女人就像高明的將軍,讓你在作戰的時候完全忘我投入所有的潛力,至于疲憊,等她感覺勝利後再留給你自己去慢慢體會吧。我拖著兩條有點不聽話的腿晃進一輛出租車,對司機報了地址後,就一頭軟倒在車後座上。


  
Contents